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_ 第一百七十七章 误会了

时间:2021-07-06 16:3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明月洲小说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第一百七十七章 误会了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半响,赵以州眉头紧皱,严肃道:“兄台,虽时下氏族与寒族泾渭分明,仍然不是你虚荣的理由。”

    “???”谢长鱼心想赵以州此人与她想象的性格还是有些差异的。

    她忙笑着‘解释’:“兄台误会了,鄙人是作了什么事让兄台会以为鄙人是个浅薄虚荣之人?”

    这让赵以州怎么说!

    赵以州是乡下人,在家中排行老大,底下几个弟妹都需要他去照

    顾,以至于他小小年纪就得终日长途跋涉去员外家里当工。后偶然间看到员外家的公子读书,他出于好奇就去偷学。

    从一个字也不认识的白丁到了能勉强作诗的小秀才,每一步都如履薄冰。而富家子弟的嘲笑、村里邻里好友的嘲笑并未让他退却。

    赵以州如此坚定地来到盛京,发誓要入朝廷为官,不争馒头争口气!

    他求学这一路上遇到多少氏族子弟!!!别说氏族,就是小小员外家的公子也是嚣张跋扈、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可面前这唇红齿白的小公子这么好说话,怎么可能是氏族子弟呢?

    “小兄弟既与我们一样是寒门,大可不必捯饬得如此富贵,你如此作为,被真正的氏族子弟瞧见免不得一番嘲笑,两头吃不开,何必呢?”

    赵以州话落,周围的空气一瞬间又变得沉静。

    “哈哈哈哈哈!”

    一阵爽朗的笑声在队伍尾巴内传开,前前后后的学子不由得转头盯住谢长鱼,好奇马上都要进贡院了,这家伙到底在乐什么?他们紧张的双腿都在打颤。

    “你!你这是在笑甚?”赵以州回过神,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显然以为自己的言论遭到了嘲笑。这一刻,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方才到底都说了些什么

    谢长鱼平静下来,脸色红润红润的,微笑道:“兄台不要误会了,我并未笑你,只是觉得自己的作为竟让兄台误会如此,委实忍不住,各位见谅见谅。”

    她回首,笑着与四周看向这处的人拱手赔罪。

    绕是如此,一点都不影响她放浪不羁的气质。

    很快,五名把守贡院的官兵走了过来,排头的那位朝谢长鱼作揖道:“隋公子,排在最前面的几位公子请隋公子过去讲话。”

    谢长鱼用脚指头想也知道叫她过去的是谁。

    她侧目看向一旁,开口道:“恩,这位兄台与我一起过去。”

    “是。”那官兵走来,又朝赵以州作揖:“公子随小的去前面排队吧。”

    赵以州强装镇定,只是面无表情地点头。他长这么大,很少有人与他这般客气,那些稍微跟朝廷沾点边的,别说贡院拿俸禄的官兵,就连白玉城内小小县衙里的无名兵卒都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更别提来盛京的路上也遇到不少白玉城的氏族公子们,那些人嘴巴真的要多臭有多臭。

    跟在谢长鱼后边,赵以州越发觉得先才自己说的话有多冒失傻气,这小公子若真是一般人,哪里由得贡院的官兵如此客气。

    “对不住,兄弟,方才是鄙人失礼了。”

    谢长鱼脚步一顿,回头笑道:“无妨,敢问兄台贵姓?哦,对了,忘了自我介绍,鄙人姓隋,单名一个便字。”

    赵以州颔首,以文人知己之道向谢长鱼回了个礼:“鄙人姓赵,名以州。”

    “以州?以州兄,以后我就这般称呼兄台吧。”

    “哈哈哈,不用这么客气,我身边的朋友都直接叫我名字的。隋公子叫我以州就好。”

    谢长鱼笑道:“以州不用客气,唤我姓名便可。”着实是这个‘辩’字,怎么叫都不好听,还不如全名来的畅快。

    她忽然感到后悔~当初委实将名字取草率了!以州多好听啊~

    两人一路上接受无数学子的目光,从长龙尾巴走到龙头上,直接入了贡院的门。

    赵以州心想看来隋辩是个好人~原来如此,氏族子弟也未必都是坏人。

    再过一会儿,赵以州最初建立的世界观将面临破裂。

    ……

    远远的,陈均与温景梁就看隋辩身后还跟了个粗布麻衣的寒门小子,陈均扬眉,倒是一副毫不介意的模样,而温景梁则是微微皱了下眉。

    韩九目光打量在那两人身上,问一旁的冷清明:“隋辩身后的人是谁?”

    冷清明摇头:“不知。”

    话音刚落,谢长鱼已经跨入贡院门槛,一屁股坐在贡院为八大系以及有头有脸的氏族子弟们准备的太师椅上。

    她指着一旁空出的位置:“以州,你跟我坐一起吧。”

    赵以州惊呆了,做梦都想不到原来科考来贡院排队还能像大爷似的光坐在太师椅上就有人端茶倒水。

    这哪里是来赶考的?不知道还以为去高级酒楼消费的~

    “隋兄,这位兄台是?”陈均抬首,雅笑着看向赵以州,心道此人虽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旧衣裳,但目光坚定,周身气质十分独特,倒是不容易看透。

    “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以州兄,他学识渊博,不同凡响~我嘛就趁科考试前先结识结识,以后如朝为官,好歹有个兄弟陪着!”

    谢长鱼这番话引得赵以州不知所措,心里还莫名感动,原来隋辩心中这般高看自己!

    “谬赞谬赞……”一时口痴,往日舌灿莲花的男子也有少语的一面。

    “原来如此~”陈均打了个转,话题又回到隋辩身上:“那日在重虞楼的八角亭内,隋兄做的诗委实精妙,让我等惊叹不已,听说科考之后,隋兄也要随我们去国子监进修一月,便想道也提前与隋兄说道说道,以后进了国子监,大家都是朋友。”

    谢长鱼勾起抹讥笑,陈均是真心还是假意暂且不论,但这坐着一圈的公子哥,什么温景梁、韩九、冷清明……有几个是来看她笑话的?

    隋家来的公子已死,盛京这些贵族眼线如此之多,稍微派人查查也能查到隋辩的身世,还有那日,王昭请她去大理寺见江宴,行踪高调,有心人稍微打探也能知道发生了何时。

    不管怎么样,‘隋辩’这个名字在盛京已经不同凡响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